一片闲云两处愁丶
 

Nice to meet you,my dear classmates.

If you like Vae or Justin Bieber,

please add me as a friend.

用 户 头 像
时 间 记 忆
«April 2019»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友 情 连 接
奥博虚拟校园
博 客 信 息
blog名称:一片闲云两处愁丶
日志总数:45
相片总数:50
评论数量:763
留言数量:5
访问次数:89170
更新时间:2015-10-1 11:29:00
建立时间:2012-1-26 11:05:00
 
[丶【苏】陌忧]【丶安紫袭】[小说]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天气: 心情:
[ 2014-2-6 18:07:00 | By: 丶安紫袭灬 ]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文/如许 QQ:2516834045
我没有为谁唱过这首歌,但我知道,浓烈和惨淡,是我爱的两个极端。
  《薯片和派》,是任何人都给不起的未来。


                            《薯片和派》许嵩

  【楔子】
  2013年的夏,我一个人,来到你的城市。南城的天气不似你的性格。我知道温婉的小城里住着柳絮。你年少的爱恋,倾之所有。只是我再也不敢冒险去找你,一年前那一句再见,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勇气。
  子陌,我知道你的心高气傲,你的出现你的表白你的反悔你的冷待,任何一件于我,都是莫大的措手不及。但,我不怪你。只有你的消失,让我乱了方寸。
  但愿现在的你,还是那时我努力去适应的那个你。

  【壹】 
  三年前,我迷上了空间。幻想着登上首页人气爆棚腾讯名博等等等等。和闺蜜商量好一起把资料全部改成男,小清新的头像配上淡淡的空间背景,像极了传说中的文艺男青年。资料上写着澳大利亚墨尔本,哼着一首墨尔本晴以为自己便飞到了最惬意的地方。偶尔也盘算着怎么样才能让别人崇拜自己然后主动加好友,于是零零散散地写一些心情日志,矫情得没话说。
  所以当我收到这个验证消息的时候无比激动,冲着闺蜜大叫:你看你看,这儿有一个慕名而来的小妞!
  对没错,是小妞。我一下子就认定她一定是我的追随者,这头像和空间的风格和我的,何其相似!聊天中我亮出书香门第的公子一般优雅的风度,——虽然回复一句话得百度好半天。只不过后来情况有变……后来……闺蜜手贱地点开了她的资料……
  “性别:男”。
  蹙起了眉头。
  “嘿,敢情这一直在骗我是吧!”这不能忍呐。我话锋一转,问她,欸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啊。“她”说:男的阿,怎么了有问题吗?
  如此挑衅的语气。但我还是使劲按捺住愤怒和冲动,装作不在意地问:那……你为什么要用女生的头像呢?
  他的回答让我一口水噎在了嗓子里。
  “凭什么你女生可以用异性的头像,我就不行呢?”
  一旁的闺蜜瞪大了眼睛不住地晃我的胳膊:哎哎哎他怎么知道你是女的阿?他是不是认识你阿?他加你好友肯定有目的你可要小心阿。你是不是这两天招惹谁了别人要找你算账阿?blabla……
  白了她一眼,转过头淡定回复道:你说我是女的?
  “哦是我打错字了。哈哈。”
  闺蜜撇了撇嘴,“真是个变态。”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织毛衣不再理我。她改资料的初衷并不和我一样,而且现在,她的三分钟热度已经过去了,故作雅态的文字她也不想再写。但我不是,我想坚持下去就像腾讯博客的那些人一样。小小的脑袋里是大大的梦想。
  和变态男的交谈中发现他也并非所谓的追随者,只是在腾讯的按条件查找中看到了我,而已。我好容易树立起来的骄傲顿时灰飞烟灭。
  不过,只要他经常去我的空间不就行了么。踩空间看日志什么的,不一样是人气嘛。我为自己的小聪明扬起嘴角。于是,我开始实施宏图伟计的第一步:拉拢人心。

  因为是暑假,所以能用的手段不计其数。比如我每天找他聊天尽管一开始没什么共同话题;比如我跟他做交易说我们可以互踩空间每天不用多一条就够;比如我写的文章会第一时间拿给他看尽管他不是很乐意;比如互送的礼物一起玩的游戏和熬夜时的提醒;再比如他可以毫无顾忌地跟我说:许之蓝你是女的对吧。
  那一瞬间,我还是呆掉了。心里想着,被识破了,他会删掉我然后从此销声匿迹再也不和我这种总是伪装的人玩了,我这些天来的努力就要功亏一篑了。
  但在像关谷神奇一样经历那一秒钟的挣扎之后,我还是接受了现实:嗯。
  不过,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事情本来就没有那么严重。但他确实让我狠狠地吃了一惊。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资料是假的,可我还是选择和你交朋友,怎么样,够给你面子吧。”他截图解释,我顿时为自己的智商尴尬地无地自容。
  ——我居然忘了空间相册里那个名称为“小女子刚好及笄”的相册,那里可装满了一个十五岁少女的自负。
  我生气地骂他欺骗我小心灵,明明知道我是装的还不告诉我,还每天每天看我的笑话。他说怎么会呢是你装的太像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你阿。真傻。
  电脑这头的我笑了,大概现在,他去不去帮我踩空间也都无所谓了吧。

  【贰】 
  从那以后我再不另图希冀,人气什么的早就被我抛到了脑后,不过每天聊天,似乎成了一种习惯。他也倒善解人意,朝九晚五,我不曾提起他却也准时留言,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人。
  他总给我讲他的故事。他在一个很好很好的学校里上学,但他不喜欢学习。他有一群兄弟,他们不会像混混一样打人,但也从来不会让自己的朋友受到伤害。他崇拜苏轼,可苏轼总是让他伤心,因为他在做苏轼的古诗词赏析时从来都得不到分。
  他讲这些的时候总是很调皮,很幼稚。我歪着头想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很帅气会不会很浪漫会不会很天真。有时候他不理我,我就会不自觉地生气。他解释说是在玩游戏。有时是CF有时是LOL有时是DOTA。每到这时我就会假装叹气说,像你这样子怎么找得到女朋友呢。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发一个捂嘴偷笑的表情,承诺说以后玩游戏会带我去他游戏的歪歪频道。
  一开始的时候很不自在,他的战队里基本上都是男生,而且游戏的时候他们很吵,好像要打起来。休息的时候还不住的用南方的方言聊天哄笑。总之,感觉很糟。
  他偷偷把我拽到另一个子频道,问我会不会唱歌。答嗯。
  “那,之蓝,你在这唱给我听吧,只唱给我一个人听。”
  他把我抱上麦。不去游戏,就在那安静地听我唱歌。我刚唱完那首《星月神话》,就好像又听到乱糟糟的声音。是他那一群朋友。刺耳的噪声里有谁喊着:妞,给爷笑一个。顿时觉得恶心,就立马关掉了歪歪。
  他在QQ上找到我,说着对不起他不是故意的。尽管他说已经跟他们说好不再这么轻佻了,以后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但我还是气不过。他沉默。过了片刻,他发来语音,让我相信他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这些人再和我嬉闹了。泪水一下子涌出来,眼前好像出现他言之凿凿的样子,我答应和他再去一次,如果还是那样,我可以再也不去。
  看得出来,那些朋友还是懂得收敛的,再到那儿玩,一个个都揣着南方轻细的普通话和我聊天,很是礼貌。
  他在那里新建了一个子频道,说是给我的。
  后来,他就常常在这个子频道里唱歌给我听。因为我说我不喜欢唱歌只喜欢听别人唱。他很喜欢《薯片和派》,每次累了的时候都放给我听,也渐渐让我喜欢上了这旋律,一个人的时候常常哼起。
  再后来,暑假就快结束了,跟他说再见,我又要回到久违的校园。开学那天的前一晚跟他道别,发现他在游戏。心里想着真是拿他没办法阿。于是我去了那个频道,本打算说清楚之后就去睡觉,谁知道,他却拦着不让我走,弄得我一头雾水。
  只是,在我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的时候,他跳上麦,抑制不住情绪地喊道:之蓝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我就又呆住了。

  开学以后的那个学期,我们再也没联系过。在学校轻易不可以上网,即便可以,我也不曾找他。嗯,是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作为开场白。很久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曾抬头看天空。那会让我想起“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
  那天我失了神地逃离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不起。
  想必,这是很好猜的结局。上学的年纪,遥远的距离,本就是件不靠谱的事情,我又怎么会随随便便答应。
  只是他的话总是在我耳畔响起。他带着重重的鼻音,沙哑着的嗓子,压低的声音,那么无力。
  “之蓝。你怎么会不喜欢我呢,你应该喜欢我的才对呀……”

  【叁】 
  于是很久很久的一段时间里,相安无事。偶尔也会听到学校广播站放起那首《薯片和派》,听着身边的同学谈论着这首歌,我也只是轻轻地和着,不做评价。或许一首歌的内涵,永远不应该用歌手来衡量,而是,它背后的故事。
  我以为从那个暑假结束起,我们就不会再有交集。虽然好友没删,动态没断,但确确实实已经走出了彼此的视线,一年多了。
  寒假里,我和闺蜜提起这件事。
  “要我说你就是个榆木脑袋阿。你如果不喜欢廖子陌,又为什么整天想着人家长什么样什么性格过得怎么样呢?”她还是低头织着毛衣,我也只有面对闺蜜的时候才会大脑一片空白,只想赶紧找个话题转移一下。“哎你怎么一年四季都在织毛衣阿?”她抬头看了我两秒,一副鄙夷的样子好像在说关你丫什么事,然后继续低下头去。我无奈。坐到电脑桌旁看着她灵巧的手一下一下将丝线织成抵御寒冷的衣。
  突然屏幕一角的头像蹦了两下。我又一次为点开的对话框愣住了。是他。
  “如果当初我没那么鲁莽,你会不会选择和我在一起?”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怔怔地看了两分钟。突然他发来一个大笑的表情。“看你吓得都不敢说话了,我是在玩贴吧游戏阿。”
  大概是要给我,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吧。我轻敲键盘,说嗯。

  只是这天的事情并没有改变什么,我们还是一样的不说话,谁也不愿轻易放下这道警戒线。最后还是他来找我。开场白很伤感,他说:之蓝,我们认识,有一年半了吧。我说是啊,一年半。我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煽情的东西,没想到却是:那你帮我每天踩一下空间好不好,趁你放假有空。还有,你跟我一起开个情侣红钻吧,我这找了半天了其他人都不好意思开口,你看行不?
  我无奈地看向闺蜜,当时的我脸上一定挂满了黑线。
  还能怎么说呢,只好答应。可是这天晚上我却失眠了。手机,QQ,我点开他的头像。聊天框里,不知不觉已经积攒了一年半的空白。
  我出了神。再看的时候,却已经多了两行字。
  第一行是“XXXXX 23:37:13”。
  第二行是“我可以给你讲个故事么?”
  或许我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真的存在心有灵犀。
  故事里有这样一个男孩,他出生在计划生育严格的南方。他有一个姐姐,是家里第二个孩子,所以总被躲躲藏藏,十三岁的时候才从大姨家回到父母身边,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父爱母爱。回到家里爸妈也对他不是很好,他只有通过耍小性子和闹事才能引起家人的关注。他的姐姐有腿疾,只能坐在轮椅上,但是对他很好,所以他发誓一定要好好保护他的姐姐。他在学校只有几个要好的朋友,其他人都与他合不来。但是姐姐说不要他在学校里调皮,所以他一直很收敛自己的脾气。
  可是。
  姐姐死了。
  他说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深受一家人疼爱的姐姐会选择割腕自杀,而且家里人发现之后,没有一个人愿意去碰去靠近她。他想要冲过去,可是爸爸拼命地拉着他。他们无动于衷丝毫不管自己哀嚎到心都要碎了。
  他开始自言自语,也不管我是不是在听他说话。他不住地埋怨为什么自己这么无能,没有力量去保护自己的姐姐。他还说,“没能保护得了姐姐一定让她失望了。是我让她失望了。”
  我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安慰这个脆弱的少年,眼前的这个人儿似乎和一年半以前的他截然不同了。
  安静了些许他又开始发来消息。
  “之蓝,你记不记得一年半以前我说喜欢你。”
  “我记得。”
  “那,现在我还是喜欢你,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我……”
  “算了。”
  “别。子陌,你听我说。那个暑假你对我很好。我一直以为,就像哥哥护着妹妹。那段时间我总是想要找你,不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情脑子里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你。我经常会猜什么时候你会在做什么事情。这大概也是那次我愿意跟你第二次去歪歪的原因。我以为只是对一个哥哥一样的人的普通的依赖,但是到现在我才明白,那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依赖。我这么说,你明白么?”
  可是他拒绝了。说我犹豫了,所以答案不是他要的。等到他下一次心情好起来的时候会再表白。
  不用了,我合上手机,紧紧握在双手里。既然你不愿意,那我来追你。

  只是我很快就知道,他的生命里,还有一个柳絮。
  那次玩西瓜香蕉梨的游戏,他把密码给了我。原本以为他不会这么轻易地把密码给我的,虽说愿赌服输,但没想到他这么爽快,还说:早就把你当成自己人了。
  我按捺不住的好奇心唆使我看了一眼他的帐号。瞟到只有一个人的分组,不禁嘴角一扬。原来自己在他心里这么这么重要,而且没想到,他还挺专情的。只有这两个分组,另一个满满的都是人。我正满心欢喜地打算退掉这个QQ,却一眼看到了桌面右下角我亮着的企鹅和分组后面刺眼的[0/1]。
  我慌了。
  可我没敢问他。
  又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成了他口中的,女朋友。
  不经意间提起这件事情,我问,是不是在我离开的一年半里,她便走进了你的世界。他否认了。
  我以为只是刻意的狡辩,但从他兄弟那里得知了真相,让我恍惚。原来她早就在他的心里了。我才是一个,后来的人。

  【肆】 
  又一次,他喝醉了酒一样地向我喋喋不休地诉说。他初三的时候就喜欢的那个姑娘,从来都没把他放到心里过。整整三年,自己为她挨过打,休过学,为她放过孔明灯,为她跑过五条街买生日礼物,可她为什么对自己,就是一点感觉一点感觉都没有啊。我听到电话那头,他压抑地哭。就算被她耍过被她笑过也不后悔也心甘情愿可就是别让她不理我,只是这样就好啊。你说,之蓝,三年了,你说她到底会不会有那么一瞬间爱过我……
  我安静地听着,心却一下一下被人揪住了地疼。我说别担心,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她有自己爱的别人没关系,还有我呢对吧。子陌,不要哭。子陌。
  之蓝,你一定觉得我很花心对不对,你一定不会相信我喜欢你的对不对。对不起,我,我也很想一心一意地喜欢你,可是原谅我办不到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三年了,她一次一次地拒绝我,可我就是忘不掉她。你说,她人长得又漂亮成绩又好,肯定不会看上我的,我为什么就这么执迷不悟呢。
  我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没关系还有我,心里却像被抽干了空气一样,难过得喘不过气来。子陌,为什么偏偏在我喜欢上你的时候给我这么大的打击呢?谁都不愿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如此深情地念叨着别人,可对你,我无能为力呢。
  薯片的脆和派的腻,代表着极端的你。大概你所唱的那首歌,写的,便是你吧。

  自那时开始,我脑海中就时常跳出柳絮的名字,时常想起看到她独占一个分组时仰起头咽下的眼泪和心里的悲伤暗涌。子陌,纵使我回头,也终究还是无法拥有你,对么?
  网络终究是网络,他的千般含情脉脉,我看不到,只能在听到他的声音时默默叹息。心底的声音,也从没停息过。
  许之蓝,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和你在一起?因为在你这里他能得到在柳絮那得不到的温暖,你只是个替代品罢了,在他心里,你永远比不过柳絮。
  压制不住这种声音,我只能一个人将委屈含在心里。我开始不爱聊天。不爱说话,每当想起柳絮,都会默默地换掉个签,却总也逃不出子陌和柳絮的圈。我还记得曾经看到的小说里的一句话,“爱一个人时,你便没有了选择的权利,哪怕自己扮演的只是一个影子,哪怕深陷泥沼,也无法回头。”
  子陌。当我下定决心要爱你的那一刻,我便知道,无法回头了。

  【伍】
  子陌又一次找到我,字字铿锵地告诉我,我不是替代品。
  我又何尝没有想过,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为什么偏偏是我要去做别人眼中的另一个人。为此,他总是说对不起,但我讨厌看到这三个字。每一次的对不起,总能扎到我心底,鲜血直流。

  凌晨两点钟的歪歪,我喝醉了,要死要活地非要唱歌,只为博他一笑。那天他心情不错,在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的时候我记得他说,来,妞,给爷笑一个。当时我多高兴,你看,我许之蓝也可以凭自己的本事,让你不再眉头紧锁。
  可是后来他说,“对不起之蓝,我不该这么轻佻地对你说话的。”

  他游戏里和我的婚礼,带了一大堆的朋友,拼命地砸喇叭送祝福让全世界看到。我开心了整整一天,不停地跟他描述我有多么多么激动。他暖暖的回复让我想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仿佛能看到他宠溺的笑。
  可是后来他说,“对不起之蓝,我还是爱着柳絮。”

  形象主页挂上的情侣红钻,我看着它一天一天地充满整个心,就像看着定情信物。虽然只有不起眼的一个指甲盖这么大,于我却弥足珍贵。我们约好了等这小东西升级的那一天就聊个通宵庆祝,但我在预计好了的一个星期里却怎么也没找见它。
  他解释,“对不起之蓝,我,不想让她看见。”

  早晨的电话问安,我脑子抽筋地不住问道柳絮到底哪里好能让他的心跟这么久,他那头却传来久久地沉默。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滑下来,仰起头冲着手机用尽全力地喊道:廖子陌你他妈给老娘听清楚了!老娘也是大片大片绿草里一枝独秀的黄花大闺女,也可以做到成绩很好,也有望一眼放倒一大片的美貌,凭什么你整天就知道围着一柳絮团团转!凭什么!
  短短的十五秒里,眼睛被眼泪辣得怎么也睁不开,压抑不住的怒火到嘴边却变成了抽泣,说到最后,连声音都颤抖。
  他轻声自责,“是我让你伤心了,是我不好。对不起,之蓝。”
  对不起,对不起,你就不能说点别的么。你对我很歉疚是不是廖子陌,你对我歉疚你有本事一心一意爱我阿。你每重复一遍对不起,就提醒我一次,许之蓝不配呆在廖子陌身边,廖子陌不爱许之蓝,他爱的是柳絮,他爱的是柳絮啊!

  有一天我暗暗地想明白了。所有的女孩都期待一份专一的感情,我也一样。所以,既然不能拥有,那就放手。
  我跟他如是说。
  左心室一阵让人窒息的痛。
  又一次将眼泪咽进心里。

  他说,也好,是我给不了你这份感情。总是期待着柳絮的关注。我放你走,去找你自己的幸福。
  子陌。
  之蓝,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才行。
  我不想做你对她爱情的小三,我只是太怕失去你,是我想试探你而已……
  但是你得知道,你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从来不是替代品。照顾好自己,再见。
  子陌……

  【结】
  高低错杂的薪柴,我以最好的伐来。良莠不齐的男子,我以最坚定的爱恋标识。
  又是一年过去了。廖子陌。我终于参透的一件事,为我当初没有说出口的反悔和挽留给以支持。
  我爱的子陌,是那个能在麦上霸气地喊出爱意,也能在安静的回忆里说出心事的子陌。
  是这样极端的你,让我愿意踏上十八岁的征程。

 
我要发表评论

丶安紫袭灬
 嗯 是啊
2015-5-22 12:45:00

xxamyu
 作品不错,是你写的吗
2014-2-8 13:08:00

xxamyu
 作品不错,是你写的吗
2014-2-8 13:07:00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注册 | 博客登陆

Powered by 奥博虚拟校园(www.aoboo.com) 1.0 ©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